有一天你老了,赠人玫瑰

刚从菜市场提着菜走出来,一阵悠扬的歌声传来,我不禁循声望去,在那空地上,一对姐弟在卖唱。男的高高瘦瘦,穿着一件宽大的白T恤衫,看上去还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模样,牛仔裤的一条裤管被前掉了,细看里面却是空荡荡的——他少了一条腿!那个阿姨看上去没有什么残疾,可能是来帮忙的。三十开外的样子。两孩子都卖力地唱着,吸引了好多路人驻足围观,尽管他们唱得相当卖力,可是真正将钱投进箱子里的,却屈指可数。每当一个人投进一元或是几毛钱时,那个阿姨就会连声说:“谢谢!谢谢!”

   
 今天下班不算太晚,我在地铁上听着歌玩着游戏,我想着终于地铁没那么拥挤。此时听到了有人用话筒唱歌的声音,之前偶尔有时会碰到这种情况,我猜到有人在地铁里乞讨。疲惫的我不想看她是长什么样子,只是听到不是女人的乞讨声,而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孩子说谢谢的声音!于是我抬头看向那边。

我觉得,先不管姐弟俩这样的行为是否正确,但这对姐弟虽然是在乞讨,但是他们是付出了自己的劳动,换取怜悯及报酬。不像其他乞讨者,只会用破烂的衣衫和可怜的眼神来博得人们的同情。面对这样的弱者,他们的自强不息,肯定源自生活的种种不得已,我觉得大家应该多多帮助他们,渡过艰难的生活。英国有一句名言: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回家的路上,我美滋滋地想,我做了一件好事!

 
 刚出地铁不到两分钟居然下起了小雨,我没有带伞但也不想跑,或许我选择慢慢的走是因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在雨中漫步了。走在路上我还是想到了在车上的那一幕!我有点觉得那位妇女很可怜,不是因为她有多穷,而是她四肢健全怎么可以抛弃尊严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车里对这一群忙碌一天工作刚下班的人去乞讨,这是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不顾以后孩子的成长这样做!我在想现在你还可以乞讨,她也可以什么都不懂,只是有一天你老了,真的愿意看到你孩子和你曾经那样带着她的孩子乞讨吗?真的愿意她也像你这样不劳而获吗?真的就只能这样才可以生活吗?心里似乎有点耿耿于怀。

一对母女走过,好像是要去上补习班似的。女孩想停下来看看,那位妈妈用劲拽着她的手,强行将她拖走了,我听到那位妈妈在她耳边低声嘀咕着“乞讨的!”我看了后有些愤愤不平,就向爸爸要了一元零钱,不好意思地走过去,放进他们的箱子里。“谢谢!”清脆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立刻有些脸红,拉着爸爸的手飞快地走了。

   
 一位年轻的妇女牵着她的女儿的手一边唱歌一边示意让女儿乞讨。小女孩被她妈妈叫到车厢的每位人面前,有一些乘客正拿着零钱她马上让女儿说谢谢。我看他们穿着虽然普通,但并非是乞丐那么落魄,相反她们看上去穿的和坐在座位上的一些人可以说是没什么区别!以前的我或许会掏钱出来,但我没有。我不想说自己也是穷人也不过是在这偌大的深圳漂泊的人,但我已经没办法同情这位母亲了!到站了,我下车之后本来要出站的,可我还是忍不住要跟保安人员说这辆地铁的的某车厢有人带着孩子乞讨,保安知道之后小是惊讶然后停顿了一会问是这辆车吗?我说是啊,我说完以后就直接径直走向出口,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处理,但我还是需要赶快回家,因为还要走很长一段路才可以到住的地方。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与爸爸一道去锦泰市场买菜。那时已是初秋,风中略带有几分寒意,有些人已经换上了长袖,或是戴了一顶鸭舌帽,再也没有人穿着拖鞋走来走去了,蚊子也抓紧时机“准备”冬天的口粮。在这忙碌的季节里,一件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问自己为什么自己觉得有点愤愤不平,是想到了年迈的父母还要在家干着农活觉得心有点酸,是想到有个朋友从小被父母抛弃的而觉得为人父母本应该负责,还是因为觉得那小女孩比起在非洲挨饿的孩子要可怜而觉得同情。但别人要怎么教育孩子和怎么生活我凭什么质疑,我没有权利去说别人的生活或者评判别人什么,我也不过是这繁华的城市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普通人而已!我是可以在大雨中奔跑的,但现在的我走在小雨中似乎也没什么!至少我在选择我想要的方式活着!

相关文章